恒大有些人和事不该被忘 背后故事胜过举杯瞬间

编辑:织梦狗模板 发布于2018-06-29 22:11

恒大

  稿件来源:足球报

    7年中超,连续7冠,现在的恒大,绝对是中超的巨无霸,但它也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,7连冠的背后,是一个个瞬间,有些,你可能已忘记,有些,你可能不知道,在一直跟随恒大的记者心中,最难忘的不是举杯的那些瞬间,而是背后的故事。

  晕针的克莱奥

  那是2010年2月的时候,已降入中甲的广州队在广药白云山基地集训。所谓基地,就是一个11人的天然草场,球场旁边就是白云山制药厂,队员们住在厂里的宿舍———即使在2008、2009年的中超时代,当时的广药队在这里训练,怡然自乐,也不会有什么狂热的球迷打扰。

  对于这块场地的草皮,曾经的主教练沈祥福异常珍惜,只要下点雨,就不让球员上去训练,“不然踩坏了,恢复起来就难了。”

  这一天,一位外地来的前辈心血来潮,非得看看广州队的训练,我带着他,看了十几分钟,他感到索然无味,“奶奶的,说的都是粤语,根本听不懂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  这支队伍,主教练彭伟国,唯一剩下的外地球员是李帅,彭伟国估摸着李帅反正是门将,“爱听不听”,对于李帅能够“共度时艰”的这种行为,广州足球的掌门人谢志光大加赞赏,“你什么时候能听懂粤语了,我在白云山送套房子给你。”

  当然,“谢指导”这种吹牛的话,没人会信。

  一支降入中甲的队伍,球员纷纷出走,也没什么人关注,基地简陋,这一年的目标,大概就是在中甲老老实实保级,但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恒大接手以后,广州队像坐了火箭一样,直上云霄。

  看起来,2010年的中甲和恒大中超七连冠无关,但这始终是起步的第一步,况且,即使升入中超以后,这个基地仍然承载着给恒大服务的使命。

  坐在场边的看台阶梯上,克莱奥接受过我的专访,那时候他五场五球以后,开始了他长期拉伤的噩梦。

  “我晕针哪。”克莱奥说。克莱奥说他针灸的经历:恒大两名大夫把针拿出来开始,就感觉克莱奥浑身不自在,做完第一次,一摸克莱奥的后背,一身的虚汗。

  大夫大惑不解,克莱奥只能解释:“对不起,大夫,我有晕针的毛病。”

  晕针的毛病是怎样落下的,具体的时间地点,克莱奥都记不清楚了,他只能记得是小时候的一次感冒发烧,家里人把他带去打针,大概那次的遭遇糟糕透了,于是在克莱奥的脑海深处就埋下了这样的毛病。

  这是克莱奥职业生涯第一次拉伤,偏偏又是在中国,当大夫们拿出中医的传家之宝针灸来应对时,却是“对牛弹琴”。

  克莱奥只针灸了这么一次,然后就再也不肯了,后来这个“毛病”被孔卡等人全盘继承。

  采访结束后,克莱奥把自己的鞋收了起来,先把鞋子的泥土敲掉,然后擦干净,这是一般球员都会干的事情。不过做完这些步骤后,克莱奥会拿出鞋撑把鞋撑起来,以保持鞋子不变形,他穿的是一双普通的阿迪训练鞋,而且不新,对一些普通的旧鞋子如此爱护,由此可见克莱奥的职业素养。

  此时,训练完毕的李章洙光着膀子在旁边喘气,广州的天气,太湿热了。

  平民的基地,平民的教练,身价很高但同样很平民的克莱奥———9月底,恒大在陕西客场战胜了浐灞,提前4轮以升班马的身份获得冠军,他们庆祝的方式同样很平民,就在餐厅里开了几支酒,李章洙“志得意满”,“跟你说句实在话,打了10轮以后,我就觉得我们这个冠军,应该稳了。”

  其后,恒大的冠军越拿越多,球队“级别”也越来越高,但无论如何,第一个冠军的这些“平民“片段,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  猎豹是不是球星?

  夺得中超冠军后,穆里奇接受了我的采访,说了他小时候因为训练错过末班车而被迫在纸箱上过夜的故事,那个漫漫长夜,他心里想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

  2011年初,三水。李章洙带领着他的恒大队在阴冷、大风的天气中天天训练,这是冬训,谁都知道,冬训对于一个球队和每一个球员的重要性。

  穆里奇是唯一一个参加了那次冬训的外援,他在2010年7月以350万美元———当时的天价,加盟恒大,然后惊艳广州,帮助恒大升上了中超。

  起初,穆里奇很闷,要知道他的一些想法,必须要一段时间。譬如说他加盟广州很久后才说:“我不知道原来恒大是支中甲球队。”在白云山基地训练了很长时间后,他终于抱怨了一句:“为什么我们训练的地方连个厕所都没有?”